方志理论研究

续志编纂实践要“四化”

《广西地方志》

  地方志历千年而不衰,自有它独特的体例和系统的学科理论。在续志工作中,必须用方志基础理论指导编修实践,在编纂实践中切实注重“四化”:即篇目设置规范化,资料处理技术化,书写内容条理化,文字表述志体化。
  篇目设置规范化
  志书篇目是庞大而又完整的科学系统。志书篇目设置要用系统论的思想来指导。用系统论指导志书的篇目,就是把志书当作一个系统看待,站在全局的高度,从整体上考虑问题。在篇目设置上,注意篇目所反映的部门、行业等子系统组合的同时,注意研究子系统各部门、行业之间的各个要项、各个中、小事类,部门系统内部和外部(其他部门系统)关系等因素,按照最优化原则,研究它们的从属性、层次性、有序性,突出重点,突出特点,避免子系统间内容重复、分类矛盾、排列无序等弊病,寻求最佳组合。志书篇目是社会各部门、各行业系统间的合理组合,从某种程度上看,志书篇目是整个社会系统的缩影。
  篇目设置要分类科学。设置篇目首先要将纷纭万事分门别类,类为一志。分类应符合事物的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以科学分类为主,考虑社会分工实际为辅。分类遵循“事近相聚,事同相并”的原则,将同一事类聚在一起。打破部门隶属关系的界限,同一性质的事物,不管属何部门,均应归入一类,以保持专志的专而全。如工业、商业、卫生、劳动等部门都办有学校,均应入教育志;又如党政各部门的机构沿革,可集中在政党志和政权志中反映,不必在各部门、各单位分散记述。志书科学分类要参照国家颁布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国家标准,但政治、文化部类参照这一标准时又不能拘泥,还要从社会分工的实际出发。
  篇目分类要纵分适当。志书篇目分类,实行以事分目,由粗到细地分层立目的原则。即某一门类,按事物大类、中类、小类纵分层次,大类统辖中类,中类统辖小类,如此层层纵分,由粗到细地分到最后一个层次就可直接竖写了。纵分层次要分层恰当,即分到一定层次后,不可再分,不要一分到底,一般分到4层或5层即可。
  篇目分类要同级同标。志书篇目划分,在同一个类目(大类或中类或小类)的同一个层次上,它所分类的依据是同一个标准。同一个层次同一个标准,要因事而定,一般要依不同门类、根据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分类标准区别对待。如:有的可按门类的基本要素作标准进行分类。如地理门类,可按地质、地貌、气象、水文、土壤、植被、自然资源、自然灾害设置二级篇目。有的按门类的职能为标准分类,此法大多应用于行政机构门类。如民政门类,可按基层政权建设、拥军优属、优抚安置、社会福利、救济救灾、殡葬管理等设置二级篇目。有的按门类的外延分类。如交通的外延是陆路、铁路、水路、航空等运输方式。有的按门类的内涵分类。如交通的内涵,是交通线路、桥涵、站点码头、交通工具、交通管理等。只有实行同一个层次同一个标准,才能避免逻辑混乱,做到各层次间上下包容,逐级统属,不出现种属错位。
  篇目分类要异层异标。志书篇目分类实行同一层次同一标准,同时又要遵循“异层异标”,即不同层次中要使用不同的标准原则。在纵分层次中,如在某个门类的二级篇目中使用了某种分类标准,那么到了它的三级篇目中,就决不能再使用这种分类标准了,特别是外延和内涵这两个纵分标准。如交通门类,如果在第二个层次篇目纵分中,按外延标准设置公路交通、铁路交通、水路交通,那么再往下一个层次纵分,就决不能再按外延的原则来划分第三级篇目的层次,而要按交通的内涵划分,如在“公路交通”这个二级篇目下划分为线路、桥涵、车站等几个三级篇目。
  篇目设置要横排有序。篇目中的每级标题均应横排,标题排列应是依据有序。或按事物发展的因果关系排列。如:资源—生产—流通;或按事物的重要程度和所处主次地位排列。如:国营—集体—个体;或按生产的工艺流程、事物出现的先后时间顺序排列。如:发电—供电—用电—管电;或按习惯排序排列。如:政治—经济—文化。
  篇目设置要标题规范。标题不宜过长,多用短句。句式质朴,不用介词结构、连词结构句式;忌用动态标题、新闻标题、史体性标题、工作总结式标题,不用评语。句式中一般不用顿号,不含“的”字。标题用词要简短、确切、直白,直述其事。多用概念性名词和主谓词组、动宾词组,名词、主谓词组之前之后不加状语、定语、附加词。全志篇目中各层次之间的标题,一般不能复合或重名。
  篇目设置要完整系统。整部志书篇目由开头、中间、尾部三个部分组成,开头是序、凡例、总述,中间是专志,尾部是附录。志书以序为引言,总述为纲,大事记为经,地理、经济、政治、文化、人物等专志为主体,附录为全书结语,结构上体现出前后呼应,蔚为整体。另外,横分的门类之间,百科相横;纵分的层次之间,层层相辖。整部志书结构形式,从宏观到微观,从横分到纵辖,要组成一个多角度、多层次、多方位的严谨的科学的体系。
  资料处理技术化
  志书编纂过程是一个复杂的资料处理过程。志书不是资料汇编、资料辑录,而是要经过一系列的资料整理、筛选、考订、鉴别、精选、提炼等加工过程,然后再通过编辑的思维,形成著述性志书。
  志书的资料处理,需要一定的规范性操作和一定的技术化处理。志书资料技术化处理体现两个原则,一是“采编合一”,二是程序到位。
  “采编合一”就是编写人员亲自搜集资料,亲自整理和编写资料。亲自搜集资料要根据修志纲目要求,把凡是能搜集到的资料都搜集起来。所有资料或摘录、或复印、或照像、或录音,实行“出去一把抓,回来再分家”。亲自整理和编写资料,就是谁负责编纂,就由谁负责资料的筛选、考订、鉴别、类比和编写,一个人从整理资料到编写资料一条龙的工作,一竿子到底。“采编合一”的好处是:有利于提高资料工作的目的性,按编写要求搜集资料,需要什么就搜集什么;有利于边搜集、边鉴别、边考证、边筛选、边整理;有利于熟悉资料、消化资料,形成写作的构思;有利于及时对篇目设置提出修改意见;有利于全面、真实、正确地掌握入志资料的历史和现状的本来面貌,做到“不漏、不伪、不偏”地使用资料。
  处理资料有一定的工作过程和工作程序,资料处理技术化一定要程序到位。
  一是原始资料建立一事一卡。搜集资料时常用的资料卡有两种:一种是资料摘录卡,是最常用的原文节录卡片;另一种是资料摘要卡,它是在资料不便于或不必要做全文抄录时,由收集者作概要的摘记。摘录资料按一事一卡的要求摘录,对所有资料必须全部登记编号。凡图书,都要注明版本、作者、书名、页码;凡期刊,都要注明年份、期数、页次;凡口碑材料,都要注明访问地点、日期,被访问者姓名、联系地址、邮编、电话;凡档案资料,要注明馆名、卷号、时间等出处。建立一事一卡,要注意:如果一件资料涉及几个题目,几处可用,可以另作索引卡,即一事多卡。对于综合性资料,可按性质、内容进行分解,做几张卡片即“诸事分卡”。摘录前要先弄懂全文,摘录时作省略,要防止断章取义,颠倒原文,出现歧义。卡片记事要首尾完整、交代清楚,时间、地点、人物要明确。作者自补的话用括号,原文则用引号。几种文献记载不同,要加上整理者的按语。每抄一段资料,每摘一张卡片,要自己加上小标题,指出其所属问题,要“望题知义”,以便以后分类。
  二是原始资料卡片分年排比组合。将一事一卡的原始资料卡片以年为序,组合成一年一类的年度资料,然后从中择出重大事项来,编写出编年体大事记。
  三是原始资料卡片分类排比组合。把分年排比、一年一类的原始资料进行重新编排,即按篇目卷、章、节、目的要求,横分门类,类下层分,层下排比,组合成类目相横、层层相辖的类目资料。类目资料最后一层即为实写条目。在每条实写条目里,再按要求依时排列年度资料。实写条目中依时排列的年度资料就是编写志稿或编写资料长编的原始资料。
  四是编写资料长编。将依时排列的实写条目资料进行系统整理,按照志体竖写要求决定取舍。在编撰资料长编初稿时,若资料不足,还得进一步补充资料,凡是入志资料已经掌握了70%左右,即可开始着手编写资料长编,对所缺的资料采取边整理、边搜集的办法加以补充。资料长编初稿作为志稿总纂前的半成品待用。
  五是根据志书篇目把资料长编编成志稿。根据纵不断线,横不缺项的要求,在资料长编的基础上,严格按照编写篇目大纲所列的门类,按章节或目或子目需求,进一步类比资料。采用志体竖写方法,每一个竖写单元都写清来龙去脉,叙其始末,突出重点,有始有终。在完成各竖写单元志稿后,再根据诸目或子目内容概括出节的引言,由各节概括出章的小序,在章的基础上概括出卷或编的概述,在全志卷、章、节、目、子目的基础上概括出全志总述。这样,全志记述的内容就基本达到了比较系统全面,能翔实真实地反映该地历史发展轨迹的要求,所编纂出的志书基本上能成为科学的资料性的著述。
  书写内容条理化
  志书的内容记述应讲究一定的条理性。志书书写内容的条理性,主要表现在依时顺叙,分段科学,要素全准,特事特写。
  依时顺叙。依时顺叙是方志竖写单元应用最多的最主要的竖写方法。志书依时顺叙应把握事物的源头、转折和现状。每一个竖写单元都要写清楚事物的源头。所谓源头,就是事物的起始年代。志书记述的内容都有上限时间,这里说的事物源头,一般情况下是指志书的上限时间,或指事物本身的起始年代。竖写一着笔,就要直接从事物源头或志书上限时间开始。抓住源头,写好事物缘由,或记好上限年限,是搞好竖写的第一个重要环节。转折,就是事物发展变化过程中,介于兴与衰、起与伏、升与降之间的关节点。转折点是事物发展变化的主要阶段,也就是事物发展的关键年份、重点年份,包含发展、变化、兴衰、起伏、转折等年份。写转折点应记好这几个阶段年份。在竖写过程中要抓住转折变化的环节,详细记述转折变化的条件和状况,体现因果之间的联系,反映不同事物在不同时期的演变情况。不抓住转折这一环节,平辅直叙,平均用力,很可能会记成流水账,结果就会显示不出事物的发展主线,突现不出事物的阶段性变化,体现不出事物的兴衰起伏规律。写转折点虽然重点写关键年份、重点年份,没有一年年排列资料,但事物发展脉络是清晰连贯的,在“纵不断线”的竖写要求中,它是正常的“断线”。现状是指志书记述的下限年份的基本面貌,应重点展开记述,记得详细一些。现状是竖写的最后一个环节。全志各竖写单元所记的现状,应统一在一个下限时间内,如果下限不一,势必不能展示一地各行各业的整体面貌。
  分段科学。一个竖写单元的分段,一般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记述平常事物或常规性的工作,根据事物特征,常采用横式分段写法。如政治篇的历次党代会、各届人大会,只能按照届别顺序分段来记。而记述转折发展变化的事物,一般都作三段法处理。第一段写事物的源头或上限起始年事物的状况,第二段写事物的转折发展变化。写转折发展变化这部分内容,最关键的是把握好发展中的量变过程。量变过程有明显阶段变化特点的,可分段记述;没有明显阶段性或波浪起伏的,可采用几年一段的方法记述。第三段展示下限年事物的现状。一部志书中80%的实体都要采用这种“三段法”的记述方法。这三个阶段的比例,大约为源头性文字占10%,转折发展变化文字占70%,展示现状文字占20%。
  要素全准。每一个竖写单元,所记内容,均以事物要素记之。如记某个山脉,就要依次写它的位置、名称来源、海拔高度、占地面积、山脉成因和景观等。如写特产“黄颡鱼”,就要记原产地、养殖时间、养殖规模、科研、产量、市场销售、产值、带动农户生产和影响等。记述文物古迹、著名建筑等静态事物,也要按其要素来记述。一个竖写单元,如果记述要素不全,事物则记之不全;要素不准,事物则记之不准。要素全而准,并依次记之,内容必然厚实,文笔也自然条理清楚。
  特事特写。有些特殊资料要用特事特写的方法,最主要的有典型排述法、综合记述法、点面结合法、逐项记述法。
  典型排述法。时限较短的事物,无法全面系统地记述事物的源头、转折和现状,可选取兴衰起伏的关键年份的典型事例排列记述,以反映事物发展变化及其特点。如某志写“冶炼”:选取1958年、1959年、1972年3个年段冶炼钢铁三起三落的典型事例,便将该地现代冶铁的历史和现状清楚地反映了出来。
  综合记述法。有规律性地间隔一定时间出现的事物,如每年的高考,新年春节期间的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活动、每年固定时间的世界××日、征兵、文明礼貌月活动等,不可能逐年记载,可采用综合记述的方法,即将断限内各年该事物的基本情况进行综合,予以概括记述,同时记下某些年份的新措施、特殊活动或优异成绩等。
  点面结合法。先概括事物的面,即事物发展的综合情况,然后选取一两件典型事例即事物的点作为重点记述。一些行业、事业中数量较多的事物可采用此法。如记纺织工业,先全面记述纺织工业的兴起、发展和现状,然后简记一两家重点企业的概况。
  逐项记述法。静态资料或变化缓慢或无阶段性的事物,难以记述它的历史发展情况,而重在记述现状。可按事物特点选取若干能显示事物本质的项目,逐项记述。如记自然地理志中的山、河、气候、土壤、植被、自然资源、自然灾害,经济志中的特产介绍,政党群团志中的群团活动、会议,科技志中的科技成果及民俗志中的各种风俗等。
  文字表述志体化
  志书文字表述,大体涉及文体性、语法修辞性、文字规范性三个层面。前两个层面会直接影响志书的内在质量,后者是一个技术层面,会给志书带来所谓的“硬伤”。结合三个层面特征,归纳志书文字表述最常见最基本的要求是:
  在记述内容上,记有什么,是怎么回事,曾经怎么样;不写为什么,要怎么样,应该怎么样,将会怎么样。记事只述事实,不记事业发展而开展的具体工作过程、工作方法和日常活动;不录具体政策和改革的条文、会议;记政策、改革的实施和结果,要把改革和政策的内容融合到实践的记述中。不记未然之事、没有实现的事。记述事物或事件要见人见事,尽量做到“六要素”俱全,即时、地、人、事、因、果完整无缺。
  在叙事方法上,按照事物或事件的发展顺序记事,不用倒叙、插叙、补叙。对待有因果关系的事件的记述,只能铺陈,不能分析;不对一种事物的本质或一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作分析说明。
  在叙述手法上,不能夹叙夹议、附加评论,不用议论代替事实。如:“龙卷风所到之处损失惨重”,“经过20年艰苦奋斗”,“在平凡岗位上作出不平凡业绩而深受乡亲们爱戴”,“健康水平的提高,促进了人均寿命的延长”。“夹叙夹议”在志前总述或篇章无题小序中,可以适当使用。不用景物描写,但在“旅游胜地”章节中可以少量使用景物描写。概述、名胜、社会生活、文化艺术、掌故传说、奇闻轶事等内容,允许修饰,可以有些文采。
  在叙事句式上,应多写短句,多用陈述句,忌用疑问句和祈使句。不能用前后倒装或复合句式。慎用“如果……那么”,“之所以……是因为”之类的关联复句。
  在用词上,要用中性词。不用生僻古奥词,或生造词语;不用最近、当时、早期、至今等时间概念模糊的词;不用附近、周围等空间概念模糊的词;不滥用面貌一新、圆满结束、效果显著、胜利完成、显著下降、逐渐恢复等定性词语;不用最、极、巨大、重大等副词和形容词;不用表示可能、必要、意志或愿望的能愿动词;不用虚词;不用“因为”、“所以”、“由于”、“因此”等因果连词;不用“由此可见”推理之词。专用名词不简称,如不写中央、全国会议、上级机关;不写指代不明确的词,如“专家认为”。慎用“的”、“了”字。对于“增加了、减少了、离开了、带来了、打破了”等中的“了”字尽量不用。在数量词使用上,不用过多过繁的统计数字。不用过多的量词。如:“××年,全县有3个区、7个镇、37个乡,979个村,9935个组”。如果去掉量词“个”字,“有”字改成“分”字,则流畅许多。在用语上,不用带政治宣传色彩的语言。如领导出席会议,不用“亲自”二字,“讲话”前面不用“重要”二字。不用“评论或议论”式的附加语。如:“随后在××(地方)绝迹”,“村民遂得实惠”,“说明人们寿命的延长”等。不用下定义、作解释的判断语。如:“是新建渡口码头、发展水上交通运输和仓储业的理想基地”,“且办得较为成功的企业之一”。不用广告语。如:“牢固耐用,深得用户青睐”,“成为招商引资的热土”,“具有较高的食用和经济价值”。不用产品介绍语。如:“××对虾肉质鲜嫩,营养丰富”,“个大、肉鲜,为餐饮之佳品”。
  在语言风格上,不能有文白夹杂、书面语口语夹杂、普通话方言夹杂、中外文夹杂。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08年第4期


热门文章

中国传统方志实践经久不绝的原因

浅谈志稿审查验收的必要性及操作

地方志的人文内涵

“特色”与“特点”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