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理论研究

续志应当做好改革这篇文章

《广西地方志》

  改革,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30余年间经济社会建设的一次伟大实践,且是一次成功的实践。作为定位“改革开放志”续修的社会主义新方志,应将改革的成果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然也应将改革遇到的坎坷与曲折记入志书,为后人留下一部部可供资治和教化的珍贵文献。续志怎样做好改革这篇文章?笔者结合《修文县志(1978—2008)》的编纂谈点刍见,权作引玉之砖。
  首先,要摆正改革在续志中的位置。改革是推动经济建设的原动力,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助推器。基于此,续志应将改革视为重中之重,摆在挂帅篇。
  续志编纂启动后,方志界对重笔记述改革取得共识的同时,又出现集中记述与分散记述的争论,主张集中记述的编辑将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以及社会的各项改革集中在一起立专篇,标目“体制改革”或“改革开放”搞大集中,其理由是可以从宏观上反映改革的主要过程和主要成果,有利于突出新时期的主旋律;主张分散记述的编辑则将各行各业的改革分散到有关篇章去记述,其理由是可以反映改革是全方位的,是与各项事业密切相关的,从而体现其广泛性和深刻性,真是见仁见智。采取大集中专篇记述改革虽然突出新时期的时代特色,但从各行各业剥离出来,将珠联璧合的两个事物拆开,独立篇章记述似有违背逻辑架构之嫌;而分散记述尽管照顾到改革所涉及的方方面面,但又显得支离破碎,不成整体。笔者认为应从实际出发,采取集中与分散结合,该集中的集中,该分散的分散,无论是集中或者分散,都要将改革放在相关行业之首,切实做到改革章与相关章的有机结合,巧妙地融为一体。《修文县志(1978—2008)》设“政治体制改革”专章于“政治建设”篇之首,集中记述民主政治建设、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司法制度改革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这种相对于大集中的小集中设置法,是因为政治是上层建筑,乃经济的集中表现,处于统帅地位。无论是实行民主政治,还是改革行政管理,司法保驾护航和干部队伍建设都是政治领域内的改革,改革成功与否,都影响和作用于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故作集中记述,以体现政治领域内的各项改革的连锁关系及其重要性,反映出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难以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经济社会不发展就难以稳定的辩证关系。至于经济领域、文化领域和社会领域的各项改革则安排到相关行业的章节中分散记述,即农村体制改革放于农业章,企业体制改革放于工业章,商业体制改革放于商务章,税收体制改革放于财政章,教育体制改革放于教育章,医疗制度改革放于卫生章,住房制度改革放于城乡建设章,居民生活制度改革放于社会篇等等,若干专项改革仍置于相关篇章之首,作为首要的记述专题。这样做虽是分散记述,而其重要性并未削弱,既体现了改革引领相关行业的发展和行业发展离不开改革互为因果的关系,又突出了新时期的时代特色。
  其次,记述改革使用的标题要体现时代性。志书标题是以简短的词语标出志书篇章节目所含的基本内容,是用志者窥视志书内容的窗口,也是志书著述水平的一面旗帜。作为反映改革的志书标题必须富有当今的时代特色。要使用具有时代特色的标题关键是要使用当今进行行业改革、行业管理、行业运作的用语。要使用行业用语,志书主编或设计篇目的编辑必须了解行业的活动,结合学习中央的有关方针政策,以及地方党政产生的有关文件规定和具体提法,从中提炼出揭示主题的词语,再将词语梳理并拟成标题作为篇目的名称;然后将篇目标题拿到行业里去征求具体操作和业内人士的意见;再后由编辑和主编根据集中意见择善而从对标题进行调整补充,形成修改后的篇目标题,也即是编辑撰写志文的提纲。《修文县志(1978—2008)》“工业”章设“体制改革”节使用的各级标题就是经过几上几下反复过程才基本确定。该节共命名目和子目标题28个,并命名专记和附录标题7个。在“体制改革”节下标“产权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经营体制改革”“管理体制改革”等4个目。目的下位为子目,在“产权体制改革”目下标“股份合作”“依法破产”“产权出售”“转让嫁接”“分离重组”“兼并移植”;“投资体制改革”目下标“农村集体投资”“城镇集体投资”“县级财政投资”“中央和省级投资”“股份联合投资”“外商投资”“港台投资”;“经营体制改革”目下标“联合经营”“承包经营”“租赁经营”“转让经营”;“管理体制改革”目下标“‘松绑’放权”“以税代利”“人事用工制度改革”“实行厂长负责制”“一体化操作”“公司化管理”。并在“股份合作”子目配置专记标《马家桥联合铁厂股份合作由弱变强》,“产权出售”目配置《三角山水泥厂产权出售前后》,“外商投资”目配置《县内首家外商投资企业——四达矿产有限公司》,“港台投资”目配置《“安泰模式”引来港商徐频》。在“县级财政投资”目附载《修文县油脂厂概况》和《城关面粉加工厂概况》。这些已成体系的标题,给人的感觉是编辑更新观念,舍弃志书通常使用的陈词旧语,代之以今天企业改革使用频率较高的新词语组成标题。
  在标题的组词上,编辑另辟蹊径,从编写工业体制改革的实际出发,不一概使用名词或名词词组组成标题,而是有的标题使用主谓词组,如“产权体制改革”将主语“产权体制”和谓语“改革”组合;有的标题使用动宾词组,如“实行厂长负责制”将动词“实行”和宾语“厂长负责制”组合,都是比较贴切的。反之,若是把前者改成“产权体制”或“改革”,后者改成“厂长”、“负责制”或联用“厂长负责制”,不仅含义大相径庭,而且还凸显不出志文的主题。事实证明,记述改革的标题只有经过行业中的内行指点和编辑的反复琢磨,才能有效地保证其时代性。
  第三,要充分占有反映改革内容的资料。资料性是志书的基本属性。没有资料,编纂不出志书;资料贫乏或低劣,就写不出精良的方志。作为改革篇的记述,如果没有占有反映改革的资料,是无法把改革的志文写好的。对资料的要求是什么?笔者认为应该掌握实、全、精的标准。“实”就是要真实,不讹谬;“全”就是要全面,不残缺;“精”就是要精华,无糟粕。按此要求占有的资料既要有主体资料,又要有背景资料,还要有佐证资料;既要有文字资料,又要有图象资料,还要有实物资料;既要有档案文存资料,又要有电脑储存资料,还要有口碑记录资料;既要有反映史事广度的面上资料,又要有反映史事深度的点的资料,还要有联系面和点的线的资料;既要有成功改革的正面资料,又要有改革失误的负面资料……资料占有的数量和成稿的比例,应该是几倍、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只有握住大量真实、全面的资料,才能筛选出精华的史事和人物入志。要占有这么多的资料向何处收集?由于近些年来滋生的浮躁心态和严重的官僚主义、文牍主义、形式主义催生了大批近乎垃圾被称为“大路货”的文书档案,远远不能满足撰写改革篇的需要。统计部门存有比较完整的经济社会发展数据,但无典型资料,更无人物资料;部门保存的领导讲话也只是工作概况的阐述,很难找到生动的事和鲜活的人。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要把续志的改革篇修成新时期改革发展的实录,仅仅依靠档案资料是达不到目的的。要想把改革的历史真实,精准而生动地写进续志,就必须将搜集资料的重心下移和外移,迈开双脚,步入社会,面向基层,深入实地考察,进行亲自采访,把典型资料挖掘到手,与可用的统计资料相辅相成,做到“胸中有全局,手中有典型”,编写出贴近现实、贴近社会、贴近群众的改革开放篇。《修文县志(1978—2008)》对改革的记述脱稿共有22.4万字,为全志总容量的18.3%,稿载内容是从相当于7倍156万余字的资料中精选整理编写而成。其中“城镇住房制度改革”节列“公有住房改革”目,下位为记述单元“实行住房提租”“建立公积金制度”“住房出售”“实施住房货币化”“划分住房产权”;列“集资建房”目,下位为“成本价集资”“全额集资”;列“私人建房”目,下位为“自建自住”“联户共建”“住售结合”“先建后售”;列“保障性住房”目,下位为“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列“商品房开发”目,下位为“开发公司”“开发项目”,并置专记《前进中的利尔房地产开发公司》,是编辑经过“五上五下”的调查和研究,对城镇居民住房的改革及其发生的巨大变化有了具体而真切的认识后不断修订和完善的篇目,且在搜集近10万字资料的基础上对现实地情成竹在胸,才以1.26万字的篇幅将改革30年间人民群众享受的“居有所安”的改革成果跃然纸上,从选入的口头资料“昨天住着破瓦房,刮风下雨难抵挡;今日搬进广厦间,寒士安居感谢党”反映出弱势群体入住廉租房后的感恩之情,也能使读者从既鲜活又生动的资料中体察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在。
  第四,记述改革的文笔要精炼。将改革的史事入志既是我们的初衷,也是编辑历尽艰辛运作的归宿。要使文笔巧妙做成精炼的志文,笔者认为,在按照严谨、朴实、简洁、流畅的“八字要求”行文的同时,还应做到“三性”:
  一是准确性。从将改革史事编写成信史篇的目标出发,应当落实“六个必须”:记述史事必须完全符合事实,记述人物事迹必须真实可信,时空概念表述必须具体,组织机构称谓必须规范,图表项目要素必须齐全,志文遣词造句必须精当。
  二是完整性。要保证志文记事的完整,就要理清改革发展的历史脉络。比如工商企业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在本行政区内30年间的发展变化:1978年至1981年仍沿袭计划经济公有制的经营模式,仍是吃“大锅饭”的集体经营;1982年至1986年在“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指导思想下推行“千斤担子众人挑,人人头上有指标”的计划经济模式下层层分解任务,奖勤罚懒的岗位责任制;1987年至1991年中共十三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政府放权、松绑、让利,变岗位责任制为厂长、经理负责制,使企业有了自主权,工资“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进一步调动了职工的生产、经营积极性;1992年至1996年在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指引下,分离国营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将企业承包给个体经营,国营企业改称“国有企业”,同时大力发展非公有制企业,使国有、非公一起上;1997年以后进入攻坚阶段,对国有企业彻底改制,“抓大放小”,针对企业停产停业、国有资产流失、工人下岗失业、社会矛盾突出等问题,出台既保经济增长,又启动惠民工程的方针和实施方案,从而出现深化改革保增长,化解矛盾促和谐的局面。按此发展脉络结合本地区工商企业改革实际,精选具体资料充实,就是完整地对工商企业改革历程的记述。具体到一个条目或一个记述单元,应当抓好一件史事的起始、沿革、现状(或称起点、拐点、终点)三个环节,即起笔反映史事的发端或续志上限时的背景、起因和最初的状态;然后找准关键年份运笔史事的发展动态;最后收笔史事消亡时或续志下限时的状貌,完成条目的记述。如此理清史事发展脉络,既消除“流水账”和平面化、拼盘式记述的痕迹,又体现出记事的完整性。
  要保证志文记事的完整性,就要把握好记述的“六要素”。“六要素”指的是时间、地点、人物(含个体人物和代表人物群体的单位)、史事、原因和结果,人称“六何”,即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何原因、何结果。这是续志的记述单元不可缺少的要素。通过编辑按“六要素”成稿告诉读者: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单位),做什么事和经过哪些过程,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结果。读者知道“六何”后,对志文记述的事就有了完整的了解。如果缺少其中之一,出现有时无地,或者有事无人,或者有因无果,就不能体现事理的完整性,也就是志文的败笔。
  要保证志文记事的完整性,就要做好面、点、线的结合。面指史事形成的横断面,代表史事发展的全貌;点指史志发展中的典型事例,揭示史事发展的深度;线指史事发展的脉络,反映史事发展的轨迹。记述既要有史事发展全貌的展示,又要有显示史事发展深度的典型,还要有将面和点连接起来以时间为主要标志的脉络。运用三者结合记述,就能给人以立体感,以体现史事的完整记述。
  三是可读性。志文的可读性应当是:意要明,句要精,文要顺;给人的感觉是:读着朗朗上口,听起优美悦耳,阅后耐人寻味。因此,行文必须锤炼语言,提高文字的表现力。要紧扣主题运笔,惜墨如金,不讲不着边际的话,做到字字珠玑,句句语言都说在点子上,以收言简意赅、文约事丰之效。
  要摒弃撰拟公文用语,诸如“如”“比如”“例如”,“……等……”,“……余元”“……多个”“……以来”“……之后”,“为了”什么、“由于”什么,在什么“指导下”“领导下”“配合下”“影响下”,“建立了……实行了……”“采取了……加快了……”,“在……同时,取得了……”“通过了……获得了……”,“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受到了上级的表扬”等等不切实之词和模糊的用语,以及穿靴戴帽的句式都属摒弃之列。因为志书不是公文总结,不是调查报告,而是记述史事的资料性文献,它必须处处是准确的用语。
  要恰当使用当今的新词语。随着社会转型和时代进步,今天产生了若干新鲜、时尚的词汇和用语。在适当的语言环境里,恰当地使用一些新的词语,是改变志书呆板的记述和激活志文增加其可读性、趣味性不可忽视的一环。《修文县志(1978—2008)》“农业产业结构”稿记述谷堡果品“金秋梨”:“春天满园雪白,夏日绿树成荫,秋摘金黄硕果,十分引人喜爱。”改稿将“喜爱”换成“青睐”后,就更感到语言活泼,富于文采。又如将“学习”改用“充电”,“做假”改用“作秀”,“工作方式”改用“运作方式”,“暗中制作”改用“暗箱操作”,“真象显露出来”改用“浮出水面”,以及称创造性的构思为“创意”,逐渐退出某个领域的活动为“淡出”,逐渐进入某个领域的活动为“淡入”等等。看好语境,将一些陈旧词语改为新颖词语入志,既显出志书的文采美,又使改革的记述内容与形式的综合表现力达到新的高度。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30多年来,改革发展促使社会大转型,万千事物无不在变。续志的编修给修志工作者提供了充分展示改革新时代、新内容的舞台。作为社会主义时代的“太史公”,应当确立“80后”的思想观念,在通当今之变上下真功夫,深入改革第一线,既要登高望远,又要具体劳作,应以敏锐的观察力和认真的工作态度,将本地区改革发展的重大变化一一了然于胸,精心做好改革这篇雄文,更好地服务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事业。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10年第4期


热门文章

二轮市县志评议稿关于人物的几个突出问题

第二轮修志应重视调查资料的搜集与运用

续志编纂实践要“四化”

中国传统方志实践经久不绝的原因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