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

罗尔纲与广西史学界

《广西地方志》

  广西贵港市罗尔纲纪念馆落成,首届罗尔纲学术研讨会召开,不少历史学家的笔触很自然地要转向罗尔纲。我虽然自1978年起便在广西社会科学院从事历史研究,还担任过历史所的所长。但由于太平天国史不是自己的研究方向,因而没有机会向罗尔纲先生讨教,也就无缘领略先生的风采。然而由于自己长期在广西历史学会工作,对罗尔纲先生与广西史学界的关系也略知一二。承蒙贵港市邀请赴会,特草成此文,以寄托对这位令人崇敬的史学泰斗的怀念与追思。
  一、广西史学界会永远记住罗尔纲
  罗尔纲先生于1997年5月25日傍晚辞世。此时,广西和广东的太平天国研究会正联合在蒙山县举行“太平天国与爱国主义”国际学术研讨会。5月26日上午,罗尔纲先生逝世的消息传到大会会场,与会同志肃立默哀,对太平天国史研究的一代宗师表示沉痛的哀悼。会议组委会随即决定,以组委会和与会全体同志的名义,向罗尔纲先生治丧委员会发出唁电。当时,广西壮族自治区原主席韦纯束到会指导,他提出广西纪念罗尔纲先生近期要做好三件事。第一,在首府召开一次纪念罗尔纲先生的座谈会。第二,编印一本纪念罗尔纲先生的文集。第三,在罗老的家乡筹建罗尔纲先生纪念馆。韦纯束老主席要求广西历史学会和广西社会科学院多做工作,促成这几件事。与会全体代表对老主席的倡议表示了热烈的赞同。我在会议总结发言时也表示,作为广西社科院和广西历史学会的负责人,我会具体负起责来,尽快落实老主席提出的前面两件事。至于第三件事,必须依靠罗尔纲先生家乡的政府来做,但广西历史学会可以从中做推动工作。
  由于广西历史学会和广西社科院历史所的积极筹备,一个月后,广西各界纪念罗尔纲先生座谈会于1997年6月26日在南宁举行。会议开得简朴、庄重,自治区领导到会讲话,广西史学界代表和区直机关的代表踊跃发言,与会同志高度评价了罗老光辉的一生,表示要永远记住和努力弘扬罗尔纲先生卓越的学术贡献和崇高的道德风范。
  随后,广西社科院历史所又着手组编《罗尔纲纪念文集》。在广西历史学会各团体会员单位、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罗尔纲先生的亲属和家乡的协助下,《罗尔纲纪念文集》于1998年5月由广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本文集中,既收录有罗老逝世后广西的领导和史学界以及国内著名学者和有关机构悼念罗老的讲话、文章、唁电、挽联;也载有国内学术界、新闻界研究罗尔纲,介绍他的生平、治学精神、研究方法、学术建树和道德风范的文章、报道;还附有关于罗老的资料(著作目录、信函、照片等),较好地反映了罗老不平凡的一生。国内史学界和罗尔纲先生的亲属对这本文集给予了好评。罗文起女士认为该书“内容充实,材料丰富,为研究他(罗尔纲)的生平和学术提供了可贵的资料”。这部文集所收录的广西史学工作者撰写的文章,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罗尔纲的学者的文章,都凝聚了对他无限崇敬的感情,表达了广西史学界永远记住罗尔纲的共同心声。
  韦纯束老主席提出的关于在罗老的家乡建纪念馆的建议,贵港市也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来筹划。而在建纪念馆之前,根据罗尔纲生前表达的在去世之后愿将骨灰送回家乡安葬的愿望,贵港市政协于1998年向市委提出了修建罗尔纲墓的请示,市委也作了肯定的批复。但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此事曾一度被搁置。此期间,广西历史学会会长钟文典教授多次向市里有关方面询问此事,还吩咐师大历史系贵港籍教师回乡时顺便了解此事落实情况。2003年,贵港市正式决定在该市莲花山墓园建罗尔纲墓和塑像,并随即投入设计,于2004年春动工,至秋天落成。同年10月21日,贵港市举行罗尔纲先生墓地落成揭幕仪式暨缅怀罗尔纲先生座谈会。钟文典会长与我等应邀出席。我们一边为罗尔纲先生长眠家乡的愿望得以实现而高兴,一边又想着韦纯束老主席提出的建罗尔纲纪念馆的事。活动期间,贵港市政协负责人告知,他们已初步设想在罗老题写校名的达开中学筹建罗尔纲纪念馆。我们听后都十分高兴。在缅怀罗尔纲先生座谈会上,我在发言中着重谈了关于在贵港建罗尔纲纪念馆的必要性、可行性及纪念馆建成后的作用、价值,希望贵港市早日将纪念馆建成。钟文典教授和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的负责人在发言中也都强调了这点。其后,贵港市政协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加紧了纪念馆的筹建工作。纪念馆的馆址,后来定在条件更好的贵港高中新落成的图书馆大楼。在筹建过程中,广西历史学会的成员怀着对罗尔纲先生的深情,积极予以配合。钟文典会长协助审查了纪念馆的设计方案。一些与罗尔纲先生有书信往来的会员认真清理信件,将罗老亲笔信函的原件献给纪念馆收藏,自己保留复印件。一些会员应贵港市政协的要求,协助做好纪念馆落成之际罗尔纲研讨会的相关工作。……自罗尔纲先生逝世至今,广西史学界的同志们所做的一切表明了什么?表明广西史学界会永远记住罗尔纲。的确,作为史学工作者,我们会永远记住罗尔纲这位史学泰斗非凡的学术贡献和崇高的道德风范。而作为广西的史学工作者,我们还将永远记住罗尔纲先生与广西史学界的特殊关系,记住先生在广西的史学建树,记住先生对广西史坛的关心与支持,记住先生对广西后学的帮助与提携。
  二、罗尔纲在广西的史学建树
  罗尔纲自1926年开始治史,直至辞世。70年来,他在史学田园中辛勤劳作,笔耕不辍,先后完成并出版了专著40多种,发表论文400多篇,计约700万字;整理、编辑、出版太平天国文献资料3000多万字,可谓著作等身。罗尔纲的这些成果,有在他长期工作的北京和南京推出的,有在他的家乡广西推出的,也有在别的地方如抗战期间辗转于中南、西南的旅次中推出的。作为罗尔纲家乡的史学工作者,我们应该对罗老在广西的史学建树,亦即他在广西撰写、发表的学术论著以及他以广西为调研基地直接形成的学术成果有一个大体的了解。
  罗尔纲的第一篇史学文章《石达开故居》发表在1926年10月20日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是根据他在贵县中学读书时的实地调查写成的。1930年6月,罗尔纲在上海中国公学毕业后跟随胡适到北京,担任胡适的家庭教师。1931年秋返贵县探亲,1934年再回到北京。在家乡,罗尔纲应聘在贵县中学任教两年,兼贵县修志局特约编辑,并担任太平天国史的部分编纂工作。此期间,他通过查阅地方文献和实地调查,写成了十多篇关于太平天国史方面的辩伪札记,并于1933年完成第一部书稿《太平天国广西起义史》。这部书稿由于散失,并未刊行于世。但据知陈独秀曾读过该书稿,由此特别赏识罗尔纲,曾向胡适提出让罗尔纲去南京与他合作写一部太平天国史。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罗尔纲在广西写下的第一部史学书稿所达到的水准。1936年,罗尔纲在北京写成《太平天国史纲》,由商务印书馆于1937年出版。这是他公开刊行的第一部太平天国史专著,可以看作是罗尔纲在家乡贵县所做的基础性研究的最终成果。
  1937年“七七”事变后,罗尔纲随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自北京经湖南到四川,沿途完成了数部关于清代兵制的专著。1942年春,罗尔纲获准回广西贵县实地调查考察太平天国遗迹,辑录相关资料,继续研究太平天国史。回乡后即在贵县日报发表《太平天国革命与贵县赐谷村》一文,引起了乡人对太平天国历史遗迹的关注。又与学者简又文一同向桂平县当局提议建立太平天国纪念堂,该纪念堂得以落成却又遭日军炸毁。1944年春,广西省政府向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商借罗尔纲回广西工作,任广西通志馆兼职编纂,主要任务是考证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自述原稿。为此,他原本拟赴湖南湘乡,在曾国藩老家抄录李秀成亲笔供词,但因病未能成行。后来,广西通志馆派人自湘乡带回李秀成自述原稿副本,罗尔纲于是受省政府委托,潜心做李秀成自述原稿的考订工作。在广西通志馆任兼职编纂期间,罗尔纲利用馆藏文献资料和以前辑录的太平天国史料,以及实地调查得到的材料,在接下来的数年之间,陆续写成了以下专著:《太平天国史考证录》(1948年独立出版社)、《太平天国广西首义志》(1948年六艺书局)、《太平天国金石录》(1948年正中书局)、《太平天国史辩伪集》(1950年商务印书馆)、《太平天国史稿》(1951年开明书店)和《忠王李秀成自传原稿笺证》(1951年开明书店)。其中,对忠王李秀成自述的考证,是罗尔纲以广西为基地推出的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也是广西史学界可以引以为荣的成果。罗尔纲自1931年在家乡贵县就开始在《近代中国秘史》一书所收录的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口供上作注。到1944年,在广西通志馆工作期间,通过对李秀成亲笔供词的认真考证注释,终在1951年出版了《李秀成自传原稿笺证》一书。此后数十年间,罗尔纲以锲而不舍的精神,不断深入考证李秀成自述原稿,不断有新的发现,不断地增加注释,也就不断地修订已出版的著作。自1951年开明书店出版了《李秀成自传原稿笺证》后,1954年由中华书局出了该书的修订本,1957年又出版了该书的增订本。随着注释的增加,1982年,罗尔纲将该书书名改为《李秀成自述原稿注》,由中华书局出版增订本。到1995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又出版了该书的补本。对一个问题的研究,持续了半个多世纪。通过炉火纯青的研究,罗尔纲为读者提供了篇幅相当于李秀成自述原稿4倍的600多条约15万字的极有价值的注释。其治学之艰辛及贡献之卓越,即此可见。
  新中国的成立,为罗尔纲的学术研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他的研究欲望、研究能力、研究成果也得到了最好的发挥。罗尔纲在南京和北京工作期间,推出了一大批太平天国史的研究专著和资料整理成果。与此同时,为了推动家乡广西的史学研究,提升家乡史学研究的水平,罗尔纲也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交给广西出版和发表。1988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30周年,为了给家乡的文化建设做点贡献,他把原来打算交给三联书店出版的《困学丛书》书稿,交给广西人民出版社。这部约80万字的专著,于1989年面世。它内容极为丰富,有文献资料的辑录,有人物的传记,有学术研究论著,有“记序文存”及谈治学经验的文章,是一本难得的史学著作。罗尔纲在交书稿的同时还交代,将该书稿酬悉数捐给家乡贵县的图书馆。罗尔纲把自己撰写的史学论文交给家乡的报刊发表,数量也很多。据统计,他在广西社会科学院的《学术论坛》期刊发表的有《李文彩传》(1980年第2期)、《金田起义日期再考》(1980年第3期)、《〈两广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5周年学术研讨会文集〉序》(1988年第1期)、《从〈忠义水浒传〉与〈忠义水浒全传〉对勘看出续加者对罗贯中〈水浒〉传原本的盗改》(1988年第6期)。在广西社会科学院的《广西社会科学》期刊发表的有《〈新遗诏书本〉、〈钦定旧遗诏圣书〉、〈钦定前遗诏圣书〉跋》(1986年第1期)、《谈治学》(1986年第4期)、《太平天国兴亡的分水岭——天京事变》(1987年第2期)。在《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发表的有《张秀眉传》(1983年第1期)、《太平天国建都问题》(1988年第2期)、《一条〈水浒传〉原本的新证》(1994年第3期)。在《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发表的有《〈龙启瑞致蒋达书〉跋》(1987年第1期)。在《南宁师范学院学报》发表的有《〈两广太平天国学术讨论会文选〉序》(1982年第1期)。在《玉林师专学报》发表的有《太平天国反封建反侵略的纲领和政策》(1985年第1期)、《〈困学集〉序》(1987年第1期)、《〈太平天国史丛考乙集〉自序》(1987年第2期)、《〈太平天国史丛考丙集〉自序》(1987年3期)。在《桂海春秋》发表的有《〈访俞大镇教授〉跋》(1986年5月试刊号)。在《广西日报》发表的有《壮族革命英雄黄鼎风》(1961年11月6日、《一条关于李秀成学姜维的曾国藩后人的口碑》(1981年3月2日)。罗尔纲还在《贵县文史资料发表《〈天兄圣旨〉中关于金田起义贵县事的文献》(1986年第4期)。罗尔纲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他的文章,许多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刊物都争相刊登,唯恐得不到他的稿件。事实上,新中国成立之后,在20世纪50-60年代,罗尔纲的学术论文频繁见诸于国内重要刊物报纸如《历史研究》、《近代史研究》、《文史哲》、《新建设》、《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江海学刊》,以及《历史教学》、《新史学通讯》这些至今或曾经有较大影响的刊物。而在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罗尔纲与广西家乡的联系日渐增多,他在“为广西家乡的文化建设做出贡献”的思想指引下,转而把许多学术论文主动交给广西的报刊发表,使广西的报刊增色不少,也大大推动了广西的史学研究。
  三、罗尔纲对广西史坛的关心与支持
  罗尔纲晚年身体不好,不能外出,当然也就无法回到老家广西。但他身在北京,心怀广西。他与家乡的父老乡亲和党政领导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尤其关心广西的史学界,关心广西的历史研究工作,关心家乡史学团体的活动,把它当作对家乡的文化建设应尽的责任,并以此为荣。
  广西历史学会于1963年3月成立,是广西社会科学界成立较早并有较大影响的一个学术团体。学会成立时,郭沫若、包尔汉、谢扶民、翦伯赞等领导和著名历史学家曾到会祝贺。“文化大革命”期间广西历史学会活动一度中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得以恢复活动,于1980年5月召开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罗尔纲对广西历史学会恢复活动十分关注,认为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为此,他赶写了一篇史学论文《金田起义日期再考》提交给大会。这次会议所产生的广西历史学会第二届理事会聘请罗尔纲为顾问,他十分愉快地接受了。此后,直到他逝世的1997年,广西历史学会共换届6次,每一届理事会都聘请他当顾问,他都十分乐意地接受。太平天国史研究是在20世纪80-90年代是广西史学界开展得比较好的学科领域。广西太平天国研究会于1979年成立时,同样请罗尔纲任顾问,罗老也十分高兴地接受了,同样是一连数届都担任该团体顾问,直到他辞世。1980年6月间,罗尔纲曾给家乡贵县的老县长(后来任南宁市人大主任)梁寂溪同志写信,提到他很高兴地答应担任广西历史学会和广西太平天国史研究会的顾问,信中他说:“纲为广西人,未得为本区效力,殊感愧疚……今后得为本区文化稍献其微力。”字里行间,流露出关心家乡史坛及家乡建设的拳拳之心。
  罗尔纲对家乡史学界“两会”的关心与支持是十分具体的。他常常通过书信了解广西史坛“两会”的活动情况,凡“两会”举行年会或学术研讨会,罗尔纲都深表关注,或写论文提交给会议,或致函电祝贺会议召开,务必索取会议论文,并认真阅读。在会议论文结集出版时,他为之作序。1986年12月,广西历史学会在罗老的家乡贵县召开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适逢罗老从事史学工作60年,史学会便把这两个内容合在一起。罗尔纲从来反对为他搞祝寿活动,但对在他家乡纪念他从事历史研究60周年,他同意了。他不仅写来贺信,祝历史学会会员代表大会圆满成功,而且向会议提交了《谈治学》的论文。在纪念罗老治史60周年之际,广西史学界读到他谈治学的文章,都倍感亲切,并从中受到莫大教益。1988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30周年,也是广西历史学会成立25周年。广西历史学会决定搞一个小型的纪念专刊,总结回顾25年学会走过的历程。罗老十分高兴,亲笔写下了《祝贺广西历史学会成立二十五周年》的贺信。信中说:“广西僻处祖国南疆,文化从来落后,历史上不闻产生过史学家,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之后,大力提倡边区文化,于一九六三年成立广西历史学会。并陆续调派了许多青年史学工作者来桂。在党的领导下,广西史学界队伍已蔚然成林,在史坛上争鸣竞秀,蜚声全国,名闻寰宇。今当成立二十五周年之际,即将开会总结和检阅过去的研究成果,交流研究工作经验,不胜欣喜。谨以满怀热情,敬祝我区史学界同志,今后做出更多的成果,在史坛上放出更灿烂的异彩,为两个文明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罗尔纲的祝词,对广西史学界产生了巨大的鼓励与鞭策作用。
  罗尔纲对广西太平天国史研究会的关心与支持,也十分令人感动。研究会于1979年成立之后,会长钟文典教授曾于1980年间写信向罗尔纲报告研究会近期工作,谈到了翌年广东与广西太平天国研究会将联合举行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罗尔纲十分高兴,对会议的主题“表示热烈拥护”。并谈到自己正在写一篇关于“李秀成伪降考”的论文,打算提交会议讨论。罗尔纲还希望广西太平天国史研究会有更大的作为。广西太平天国研究会没有辜负罗老的期望,自1981年的研讨会后,1982年、1984年、1985年又分别在蒙山、桂平、宜山召开过太平天国史研讨会。1986年,两广又联合召开纪念天平天国起义135周年研讨会。这次会议在桂林开幕,在考察蒙山、藤县、桂平、平南的太平天国相关遗址后,于广东花县闭幕。罗尔纲闻讯,十分高兴,他通过邮局向会议组委会办公室发出了贺电,然后又将电文抄录,托女婿贾熟村带到会议。电文中说:“际兹风光明媚五月天,国际嘉宾与我国学者济济一堂,共同讨论太平天国史,当年洪秀全所希望国际互通真理及知识的时代已在我们面前实现。翘首南天,曷胜鼓舞。特驰电敬祝大会宏篇巨著,成果累累。嘉宾与同志,康健愉快。”其后,广西太平天国研究会又于1987年在平南县召开研讨会,重点讨论太平天国宗教问题,罗尔纲也致信祝贺。1989年6月,研究会又在藤县召开研讨会,罗尔纲知道消息后,给藤县人民政府和广西太平天国研究会去信祝贺。信中说:“得知在藤县召开太平天国学术研讨会,讨论英、忠、侍、来四王英烈事迹,并到四王家乡参观遗址。敬维四王于天京事变后,为天朝台柱,保卫太平天国革命事业至十年之久,英风伟绩,功昭日月,万古流芳,薄海同钦。今在故乡开大会纪念,及史所少有的盛举。喜讯传来,翘首南天,曷胜欢欣鼓舞。尔纲因老病,不能前往参加盛会,特驰函庆贺,祝大会园满成功。”罗尔纲对家乡史学研究团体的关心与支持,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阶段。1997年5月,广东与广西再次联合在蒙山召开“太平天国与爱国主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前,研究会负责人曾致信罗老,听取他对研讨会主题的意见,罗老及时复了信,说此次研讨会的主题定得好,也希望会议开得好。岂料就在此次研讨会开幕的前一天,罗老竟永远地离开了他所关心的广西史学界。
  罗尔纲对广西史坛的关心与支持还表现在对地方史志的编写工作方面。老家贵县的党史办、县志办以及后来成立的地级贵港市市志办、党史办和市政协文史办,都得到过罗老的具体帮助。罗老与当地做史志工作的同志经常通信,提出自己对做好史志工作的宝贵意见,或提供一些极有价值的资料。贵县太平天国研究会成立时,罗老很高兴地同意担任顾问。1985年桂平县拟成立石达开纪念馆,罗老闻讯,立即写成2000字的《建石达开纪念馆的意见》,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构想。1986年《贵县志》出版之时,1990年地级《贵港市志》出版之时,罗尔纲均为之撰序,提出了编纂新时期地方志的极有价值的见解。罗老与广西通志馆有着渊源关系,20世纪40年代曾在广西通志馆工作。1986年,广西通志馆报请自治区人民政府聘请罗老为《广西通志》的顾问,罗老愉快地接受了。1993年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又聘罗老为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罗老也很乐意地接受了。罗尔纲对广西史坛的恩泽可谓大矣!
  四、罗尔纲对广西后学的帮助与提携
  罗尔纲对家乡史学界的关心与支持,还突出地表现在他对后学的帮助与提携。在这方面,罗老所做的一切,他所付出的心血,着实令人感动。
  罗尔纲是一个大师级的著名史学家。但他身上没有任何大学者的气派与威严。相反,他和蔼可亲,待人诚恳,一付热心肠。在太平天国史研究领域,他堪称一代宗师。但他热切地企盼有更多的后来者也能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建树。因而对向他请教学问的年轻同志,他都热情指点诚恳相待。史坛后学们给他写信,他几乎每信必复。对所请教的问题,也都逐一解答。有时还主动提供相关资料。对一些后学登门讨教,即使工作繁忙,或抱病在身,他都热情接待,给予指点,与之切磋,让来访者乘兴而来,满载而归。广西史学界钟文典、邢凤麟、饶任坤、彭大雍、刘君达、梅竹公、梁碧兰、严永通、庾裕良、张壮强等许多人,都与罗尔纲有过书信往来,得到过罗老的指教与帮助。其中好些人还有机会向罗老当面讨教,切磋问题。桂林博物馆的梁碧兰,刚踏入史学门槛的时候,仰慕罗老大名,将自己的一篇习作寄请罗老指教。罗老给这位素昧平生的年轻人以热情的帮助,逐一指出了文章中10余处应当修改的地方,并复印了几十页资料,加以装订,寄给她参考,还写明了使用资料时应注意的问题,其用心之良苦,帮助之具体,让这位年轻人感动万分。从而决心刻苦努力,用学术上的成绩和进步来报答罗老。饶任坤是广西研究太平天国史的学者,也是在罗尔纲的教诲帮助下成长起来的史学专家。20世纪80年代中期任广西社科院历史所副所长时开始与罗老通信,不知不觉间已收到罗老来信20多封。信中既有对他所请教的问题的指点,也有对治学方法和做人道理的谈论。罗老还多次在北京寓所接待过饶任坤,彼此促膝谈心,切磋问题,一谈就是大半天。有时向罗老索取资料,罗老总是给予满足,毫无保留,连珍藏在家尚未使用的资料都予以提供。罗老新出版的论著和资料书,全都赠与饶任坤。有时仅剩下一本,也在所不惜。所有这些都使饶任坤倍受感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得到罗老“如此厚爱”,实“三生有幸”,从而鞭策自己要多加努力,“在求知和治学道路上不断长进”。
  罗尔纲对广西年轻一代史学工作者的教诲,还集中体现在他专门为广西后学写的一篇《谈治学》的文章中。1986年广西历史学会召开会员代表大会的时候,理事会鉴于史学界年轻人较多,便约罗老写一篇治学经验的文章。罗老十分认真地写成该文寄给大会。罗老在这篇文章中教导青年人治史要“敢以怀疑”。他谈了自己是如何从怀疑走上研究太平天国史的道路的。对于罗老特别擅长的“考据”。他认为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只有这样才能从本质上、从联系上看问题,探索出史事的真象。否则就只能考出浮在表面的现象。罗老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揭开历史奥秘的钥匙,不懂马克思主义就看不出历史的真相”。罗老还谈到了史学研究者应如何发现问题,如何抓住问题,如何解决问题。末了,罗老特别强调,一个好的史学工作者,不但要有大无畏追求真理的精神,还要有承认错误的勇气。罗老联系自己的研究经历,认为要从两个方面要求自己。一个是当别人通过研究以充分的论据否定了自己的结论时,就要敢以肯定并接纳别人的研究结论。在这方面,罗老举了安徽的一位学者就罗老关于太平天国科举制考试的起始地与时间作了订正的事例。另一方面,对于自己过去的结论,如果通过研究有了新证,足于修正过去的论断时,就要主动修正。在这方面,罗老谈到了自己关于金田起义时间的前后两种研究结论。广西的青年史学工作者,从罗老专门为他们写下的这篇治学的文章中,受到了极其深刻的教育,得到十分具体的帮助。
  对于史坛后学在研究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和进步,罗老总是十分关注,并充分肯定,赞赏有加,从而使他们受到巨大的鼓舞,把今后的研究工作做得更好。罗老治史十分重视资料的调查、收集与整理。因而当看到年轻人在这方面做出成绩,便给予热情的鼓励。20世纪70年代初,广西师院(今广西师大)历史系钟文典老师及系里几位年轻人,到两广太平天国起义地区做了实地调查后,整理成《太平天国起义史调查资料》,内部油印。罗老得到了这份资料后,十分高兴地将其一口气读完,觉得很好。直到1980年罗老给钟文典写信时,仍然赞不绝口,认为是很好的“今天也还没见有赶得上的”资料整理成果。“如尚未印,我建议早日印行,俾同志们都得先睹为快也”。罗老还赞扬说“这个工作一定是你领导的,所以才做得那么细致、翔实”。20世纪80年代中,饶任坤、陈仁华将广西通志馆于60年代初通过调查整理形成的《太平天国革命在广西调查资料汇编》等资料加以补充,编纂成《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全编》,交付出版。罗老闻讯,十分高兴,对此项工作极为赞赏。认为有了这部资料《全编》,“就不致再同我们过去那样要花费算不尽的光阴去做搜求发掘的艰辛工作了。其功于太平天国史研究,真正是功德无量”。罗老肯定、赞赏广西学者的研究工作的例子还有许多。钟文典教授通过深入研究和考证,发现太平天国西王肖朝贵之妻实为杨宣娇,而非洪宣娇。洪宣娇其实并无其人。这个结论后来也得到了英国图书馆所藏《天兄天父圣旨》中有关资料的印证。钟教授的这个研究结论订正了过去很长时间流传的谬误说法。罗老对此十分高兴,给予高度评价。他后来见到钟文典时,顾不上寒暄,就连声说:“你对了!你对了!”,“你的洪宣娇考证,可以定论了”。
  罗尔纲对广西史坛后学的提携,还表现在,他既乐于为后学的一些好的研究成果作序,又乐于让一些后学为他自己的研究成果作序。20世纪80年代以来,广西一些关于太平天国史的研究成果,有幸得到罗老撰写序言的有:钟文典教授的《太平天国人物》(在该书拟再版时写),饶任坤、李彦福、陆仰渊合著的《太平天国兴亡》,饶任坤、陈仁华合编的《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全编》,饶任坤等编辑的《太平天国论著资料目录》。此外,罗老还应钟文典教授所请,为广西主持编辑的两广《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5周年学术研讨会文集》作序。在这些序文中,罗老用充满感情的笔触,评价了这些成果所达到的水平和价值,给这些书的编著者以莫大的鼓励。罗老自己的150万字专著《太平天国史》于199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这是罗老积几十年的研究完成的宏篇巨著。著作出版之前,罗老请了4位学者为之作序。一位是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的领导、著名历史学家刘大年,另两位是罗老多年的挚友谷霁光教授和汤象龙教授。还有一位便是广西社会科学院研究太平天国史的学者邢凤麟教授。可见罗老是如何器重广西史坛后学了。罗老的《困学丛书》于1989年在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罗老请钟文典教授为之作序,这也是罗老对广西历史学者的器重。事实上,罗老早就对钟文典教授关于太平天国史的研究成果有所了解,并赞赏有加。1980年,罗老给钟文典教授的第一封信的开头,就写下了“久仰大名,虽尚未识荆,而近年拜读大著,已获教孔多矣”这样的话。字里行间,洋溢着罗尔纲对在学术上做出突出成绩的后学的器重与推崇的真实感情,令人肃然起敬……
  以上简略地综述了一些情况。由于时间仓促,难免挂一漏万。如果能对广西史学界的朋友们了解罗尔纲与广西史学界的关系有所帮助,从而记住罗尔纲,予愿足矣!

 

  〔主要参考文献〕
  1.《罗尔纲与太平天国史》,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7年版。
  2.《罗尔纲纪念文集》,广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3.罗尔纲《困学丛书》,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4.《贵港文史》第三辑,广西贵港市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编。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07年第6期


热门文章

中法战后岑毓英与刘永福二三事

文化艺术战线的抗战勇士廖冰兄

范成大在桂林的诗歌创作

马丕瑶与桂垣书局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