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产名吃

闲话恭城月柿

   恭城月柿,历史悠久,畅销中外,素负盛名。其月柿命名来由,系生柿果刨皮曝晒加工 捏平而成,形同月亮,故名月柿。 
   月柿果树为柿树科落叶乔木。其果圆或方形。每年清明节后为开花期,谷雨节后为结果 期,霜降节至立冬节为成熟期。生果可用石灰碱水泡浸三至五天后去其涩味,刨皮取食清甜 脆口,亦可用谷壳盎垚或木桶沤红,生食其味浓甜。但主要的、还是以加工刨皮晒干捏平成 饼后其味较之香甜,销售为佳。月柿含糖份很高,尤以立冬节的成饼为最。用途方面:可作 日常生活副食品、送礼佳品、及军旅游客干粮。医药上:柿叶、柿蒂、柿肉、柿霜对喉、脾 胃、大肠病,如喉头炎、食欲不振、呃逆、慢性肠炎、小儿腹泻等症,具有一定疗效。 
   恭城月柿果树的栽培,可说是源流长,遍布山乡。其中以莲花、加会、平安、城厢等乡 农村为最多;西岭次之。其果树分别栽培在每个村寨的山螃畲地上,以及各户住宅间前后的 零星园地 。 
   恭城月柿声誉在历史上久已盛名。满清时期、据民间传说为进贡皇朝尝称得名:民国年 间、抗日军兴。月柿为军需民食的一部份战时干粮,销路很广。当时月柿产区的农村集市每 逢霜降节前后,月柿加工晒厂林立,尤以莲花圩有柿果上行达两、三百担,有月柿筛达几十 担出售。莲花附近村庄——上段、中段、竹山、笔山、对面等村,高矮晒厂、晒楼缤纷东寨 河两岸,大有“柿乡”之称! 解放前月柿销售市场远销广州,港澳,但多被一些资本家垄断 收囤居奇;如恭城城厢镇几家大商号——华东行、大中、王润记、邝赞记、就成、等家,每 年由茶江河用木帆船通过平乐抚河运至梧州、广州、外销港澳不下十万斤。而农村及圩镇小 贩贩运至八步荔浦等城市也有几万斤。抗日初期,月柿每百斤比值现在币70—90元左右,其 经济价值可换回相当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因此刺激了当时农村发展种植月柿果树。据调查加 会乡太平村唐家大柿园、白羊村田家大柿园(现两大柿园六十年代已砍去改种其他柑桔农作 物了)以及鸭塘屯的一些柿园都是在这个年代栽培起来的。广州沦陷后,水路交通被日本侵 略军封锁,内地销售不多,恭城农村经营种植加工柿果受到了挫伤,一九四四年秋,恭城被 日本鬼子窜境,沿龙虎关、定岗坳分东西两路南下。兽军过境不仅烧毁庐舍,连月柿果树亦 遭其厄运,乱砍横摇,将柿果摇落踩烂满圆皆是。令人触目痛心。 
   解放后、实行了土地改革,土地柿园还家,解放了生产力。月柿果树得到了精心护理, 发挥了经济效益。月柿登场由供销社、外贸公司统一收购。五十年代初期,月柿每百斤价值 为币28元。月柿加工销路不愁,生果亦有供销社加工场收购,此时期曾呈现着产销向荣的新 气象。 
   好景不常! 十年“文化大革命”在极左路线的政治压力下,割所谓“资本主义尾巴”! 社员零星果树仅许留三株,其余的全部归生产队集体管理。柿树生长顿时显得不景气;生果 子还没有到成熟期、就被采摘半光。适至集体采摘加工后,由于吃“大锅饭”责任心不强, 技术欠佳,产品不好,浪费消耗也不少。正如当时供销社某些收购员说“一级月柿是私人的, 二级三级月柿是生产队的。” 
   粉碎“四人帮”后,尤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实行了拨乱反正,落实了农村的各 项经济政策,原来社员的零星果树归还原主经营,成片的果园搞承包管理。并根据产销情况, 工农业生产比值,逐年相应的提高农村产品收购价格。月柿每百斤由“文化大革命”期间的 33元提高到50、60、75元,一直提到83年为90元。又规定农付土特产品可以在完成国家派购 任务外,其余的全部允许进城议价出售,据了解八三年春节前、柳州市场议价每百斤160元, 梧州市场议价每百斤180元。这给柿树的园主才真真品尝到月柿的香甜!如加会乡泗安村有一 户姓余的、 月柿产值人均收入400元,他家由于此项收入大,盖上了新房。因此近年来一些 老化的柿树又复苏了——经挖坑施肥、剪枝、锄草、杀虫后,显得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奔 头很大。而新栽培的幼树近年来也不断增加。县土产公司在开花山(原五七干校)建立了一 个月柿果树繁殖场,并作了发展规划。
 


热门文章

武鸣五色糯米饭

罗秀米粉

灌阳油茶文化

大容山猕猴桃

炒田螺

岑溪三黄鸡

融安花竹

融安竹板席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